旅德笔记(九):“城市4.0”,来一场再城市化

旅德笔记(九):“城市4.0”,来一场再城市化

2016-12-22 张 诚 又见田园

周其仁教授讲述中国经济增长的四个机会时,提到“城市化的下一程”,即所谓的“再城市化”是一个巨大和必要的机会。他提出,城市化的方向是高度集聚、继续集聚。今天中国城市空间不是拥挤了,而是远远没达到应有的密度。现在的问题是空间组织的效率太低。中国大量的城市蔓延,带来分散低效、资源浪费。城市不应该蔓延,而是应该继续集聚。我们已经建成的大量的城市是非常低效的,如果能够有办法把它变得高效了,就会有巨大的市场需求,也能带来巨大的经济促进。所以,再开发城市空间,应该使之更集聚并且舒适高效,将是巨大的经济推动力。

蔡琳博士是同济大学建筑专业出身,随后在德国学习工作,她曾经代表德方在中国扬州实践过一个老城居民区城市更新项目,这个项目致力于探索第三世界发展中国家的城市更新问题。她带着德方资金联络当地政府完成了这个项目,把一条残破的小街和几户民宅作了参与性提升改造。据说那个项目德方前后花费了5000万元,但是用于街道整修和几户民房的修改仅花了数十万元。刚改造完成的那几年,我去现场勘探过,小街整洁有序,但是百姓们谈起此事,觉得普普通通的修路、修房子,怎么可能花费数千万元呢?几年过去后,这条街改造过的痕迹也已经几乎消失了!

在参观西门子数控工厂时,我着重了解到整个工业行业的发展动力在于工厂的效率和对接信息化工业时代。西门子特别擅长对传统工厂做整体改造提升方案。在对传统工厂进行4.0化改造时,并不是要把工厂拆了重来,而是建立控制系统把原来的厂房设备重新连接、重新编程使用。

改造要花费巨大的成本。无论是蔡博士的街区现代化改造还是西门子的智能工厂改造,都是为了提高城市空间组织的效率。如果改造后的效率不高,就像蔡博士的案例,花费巨大但生活在其中的人们却很难感受到这种改变,这就说明事情本身花大力气改造后产生的价值如果不够大的话,更新改造就会得不偿失、不可持续。

过去几年有人提过新建“立体城市”的概念。在一栋巨型建筑里,包罗万象地涵盖所有的城市生活,人们生老病死都不用出来,什么都有,方便无比。但是没有成功。我想,原因可能是完全新建的空间,装什么东西(指城市功能)进去是很难平衡循序的,东西品类也很难周全。条件不城熟硬装进去成本就很高,装进去的东西不充分也无法吸引人们在里面便捷地“立体生活”。总之,凭空硬搞的,很难做出一个合理生态,而且必然成本高企,无法立足、也无法持续。

另一方面,周教授提到的再城市化,应该就是一种将已建成的城市作规划更新,更新为高密度高效率的城市。那首先必须是区域城市空间更新后非常有价值,能够覆盖或者长期覆盖或者综合覆盖成本的地方。这样的城市空间,除了整体城市,更多的可行性应首先出现在城市的局部地块或者几个点上,并且这几个点就已经可以很强大了,不需要大面积更新改造。城市更新可以并应成为城市化的一个新领域。

那城市更新的方式,不能是拆掉重来对吧!我回顾了一下德国工业4.0对工厂改造的逻辑。我在想,是不是借鉴智能工厂改造原理,用智慧城市的方法来改造原来的道路楼宇、建筑设施并重新规划,使得一个区域所有的东西重新按照高效化的程序重新编排,让城市空间变得高效运转。达到高密度、高效率。

中国城市不是人太挤太多,而是运行效率不够。城市更加地聚集,将带来非常多的好处。中国大量的城市建成区,都是效率不够的城市,是否可以向西门子改造传统工厂的思路 ,不拆也不大改建,而是重点从智慧城市的角度为出发点,使得城市及其既有房屋、设施运转效率提高。是不是这样的话,“再城市化”的目的就可以达到了?

这么看,城市更新还真很像工厂更新。智能方法,使得资源耗费少,运行效率高。那么,我突发奇想,就用“中国城市4.0”,作为周教授所说的“再城市化”的一个主力方向吧!瞧,德国之行,学有所成,融会贯通!哈哈,这想法对不对呀?(本文写于2016年11月7日)

注:图片分别为:

柏林 SOHOHOUSE 周教授和建筑师张恒

蔡琳博士在汉诺威大学

SOHOHOUSE外景

柏林哈克雪庭院

柏林的Wework联合办公室的小伙子,这里500个工位只有两名工作人员。

 

 

张诚|田园东方投资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

东南大学建筑系建筑师出身,田园东方投资有限公司创始人兼CEO,北京东方园林股份有限公司董事,2001加入万达集团任副总裁;2012年起,以建筑师和城市规划专业背景视角,集多年城市综合体和文旅产业运营发展的经验,将目光转向旅游度假和乡建。在乡建领域发起新田园主义理论,实践首个田园综合体,创建“田园东方”等事业平台,主张以休闲旅游业带动城乡一体发展。